制空的激情!中国空军征战“航空飞镖”比赛侧记|轰炸机|飞行员|飞镖

  • 时间:
  • 浏览:566

  诞生过浪漫主义诗人叶赛宁的俄罗斯名城梁赞,也是个充满军事色彩的战略重地,被誉为“大国重器”的俄远程航空兵轰炸机群就以此为大本营。2018年7月底至8月上旬,中国空军五型先进战机在这里参加国际军事比赛“航空飞镖”项目比拼,与多国友军一起为这座城市带来“蓝色视觉盛宴”。

  

  图说:中国战机飞行员进行特技飞行。

  半小时“卸载奇迹”

  7月21日傍晚,中国全体参赛军机全都抵达梁赞佳吉列沃机场。此次转场飞行,总航程4000多公里,境外飞行6个多小时,除轰-6K轰炸机和部分伊尔-76运输机从国内直飞梁赞外,其他战机均采取两次经停的“蛙跳”方式。歼-10A飞行员甑立江说,跨国转场飞行就是“不算比分的比赛”,在国内训练,航路上即使有复杂天气,编队也可绕飞,即使入云也容易保持队形。可跨国转场,只能用民航航路,歼击机须由伊尔-76运输机引领,漫长航程里,大部分要入云飞行,还需与大飞机保持严格的编队队形和航行数据沟通,飞行员的体能和精力消耗很大,但大家都经受住考验,增长了实战本领。

  

  图说:俄空天军苏-35歼击机编队解散。

  中国军机进入俄罗斯过程中,出现一个小插曲。俄海关边检人员花了半小时办理完我军一架伊尔-76运输机的入关手续,发现舱内携带的物资也同时卸载完毕,同样的机型和物资,俄方通常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完成卸载,“中国人是怎么做到的?”他们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中方在俄罗斯事先准备好了物资,再准备运回国内。中方机长没有争辩,等我军下一架伊尔-76落地后,邀请他们观看整个卸载过程:航材、备件、工具等物资用网固定在集装平台上,机舱内吊机提起平台,平移、装车一气呵成,俄方人员终于信服,其后多次派人参观,学习经验,中国官兵也热情地介绍集装平台的工作原理和性能特点。

  

  图说:中国歼-10A战机目送俄军图-95轰炸机远去。

  

  图说:中国运-9飞行员365官网检查飞机桨叶。

  从驱鸟到练滚轮

  完成进驻后,中国官兵进入紧张的授课演练环节。在现场,中国空军的“大敌”居然是机场周围密集的鸟群,俄军没有固定的驱鸟员,开飞前,只是让消防车拉着警报在跑道上转一圈就算完工。歼轰-7A飞行员邱坤说,不光机场,整个航路都常见鸟群,训练中,当飞机接近靶场准备进入攻击时,一大群鸟蜂拥而至,“就像‘驴友’误入山洞,惊起成群蝙蝠,让你忙于招架”。利用有限的训练架次,中国飞行员学习外军经验,摸清规律,很快掌握了鸟情,为后续比赛做好准备。

  

  图说:中国运-9飞机完成重装空投。

  7月29日,比赛打响。365体育首先是针对飞行员的体能测试,涉及篮球综合运动、单杠引体向上、固定滚轮、50米自由式游泳四项。别看“体育味”十足,但都和战斗力有关。俄方裁判解释,篮球综合运动考察飞行员的灵敏协调能力,单杠引体向上考察飞行员的上肢及核心力量,固定滚轮考察平衡能力,而自由式游泳则考察心肺功能及呼吸肌耐力,这正是高强度飞行所必备的身体素质。顺便提一下,赴叙反恐作战的俄军飞行员都是这些运动的“行家里手”。

  

  图说:中国伊尔-76飞机重装空投前,空投员穿上应急伞。

  对中国参赛队来说,固定滚轮是“航空飞镖”新增的比赛科目,左右各旋转10圈,30秒内完成满分30分,每超出0.1秒扣1分,如果改变旋转方向的时间超过10秒就不得分。对中国选手而言,俄制滚轮比国内的半径大,而且制动作用力也不一样,但大家都只经过两次针对性训练便熟悉了操作要领,大多在比赛中取得满分成绩。

  充满硝烟味的赛规

  7月31日和8月1日,中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四国参赛队同场组织大规模适应性飞行训练,为实机比赛做准备。

  

  图说:中俄官兵进行技术交流。

  

  图说:轰-6K飞机地面试车。

  据观察,比赛课目设置和实施方法,都是俄方从实战中总结经验制定出来的,比如精准着陆课目,就是模拟战场环境中的短窄跑道起降,锻炼飞行员尽快起飞和着陆的能力。换言之,各国选手吃透规则,不仅为了取得好成绩,更为了提升实战技能。在同场训练间隙,我军歼轰-7A飞行员在翻译帮助下,利用各国飞行员集中徒步演练的时机,与俄军苏-34机组成员进行交流,这些人大多有过叙利亚反恐作战经历,摧毁过极端组织各种隐蔽目标,并在第三国军机环伺监视下安全出入作战空域。对于如何规避地面肩扛式导弹、高炮等时间敏感性目标威胁,中俄飞行员坦诚地交换了各自的见解,加深了友谊。

  “中国式精准”

  8月3日,最扣人心弦的实机比赛阶段拉开了,轰-6K、歼轰-7A、歼-10A等具备对地打击能力的飞机先后对地面靶标实施轮番打击,而运-9、伊尔-76等运输机则进行了重装空投。

  

  图说:彩虹“探进”中国歼-10A战机座舱。

  

  图说:中国伊尔-76运输机与俄军参赛飞机“同框”。

  各国战机所要投弹射击的目标布置在距佳吉列沃机场不远的杜布罗维奇靶场,由退役飞机、坦克、装甲车充当的实体靶标静静伫立在草地上,等待着最后的洗礼,完成最后的使命。首次出国参赛的轰-6K轰炸机使用250公斤非制导的普通航弹,为了炸得更准,机组人员协同配合,根据风向、风速、温度、湿度确定了较合适的高度和投弹时机,最终轰炸机米秒不差地通过轰炸起点,从高高度和低高度两次对陌生靶标实施“精确点杀”。

  在运输机组比赛中,我军运-9中型运输机和伊尔-76大型运输机陆续登场。面对陌生的靶场环境,在“无气象风资料、无地面引导、无靶标标识”的“三无”情况下,飞行员通过改变飞行高度,获取不同高度层的空中风速,进入空投起点后,下降高度验证其资料的准确性,为实施“三无”条件下的重装空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最终空投重载货台一举成功。

  杨盼 文/图

  我要爆料联系电话:021-22899999新民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65官网 365体育 365官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