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官网:以太坊自救:分叉、分叉、不择手段的分叉

  • 时间:
  • 浏览:22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来源:31QU(微信号:blockchain31)

  作者:张宇

  行将上映的电影《流浪地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太阳即将毁灭,地球也将灭亡。面对绝境,人类拒绝坐以待毙,在地球表面建造出了巨大的推进器,将地球推出太阳系,为人类寻找新的家园。

  原有生态不再适合居住,人类选择逃离,寻找新的家园。这个绝地求生的计划被称为“流浪地球”。

  而当一条公链遇到大麻烦,不再适合成为一个理想的生存环境的时候,开发者会在原有生存环境边搭建一个新的生态,这被称之为“分叉”。

  2019 年 1 月 16 日,暴跌95%的以太坊即将迎来第八次分叉——君士坦丁堡分叉,这场计划了近一年的变革,能否成为以太坊新航线的“推进器”?

  文 /张宇

  君士坦丁堡计划

  1 月 10 日凌晨,以太坊开发团队负责人Péter Szilágyi宣布,以太坊测试网 Rinkeby 365体育 的君士坦丁堡升级成功。

  推迟了两个月的君士坦丁堡分叉终于要来了。

  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是以太坊网络升级的一个名字,这次升级是一个早就规划好的硬分叉。

  早在 2015 年 7 月,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就将以太坊网络的开发过程分为四个阶段:Frontier(前沿)、Homestead(家园)、Metropolis(大都会)和Serenity(宁静)。

  “前沿”阶段为以太坊的初始试验阶段。此阶段是为以太坊开发者测试网络和进行挖矿的阶段。那时的以太坊只有命令行界面,没有图形界面。

  “家园”阶段开始,普通用户就可以参与以太坊的挖矿。这一阶段的网络是以太坊正式发行的第一个版本。

  “大都会”阶段就是如今以太坊所处的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以太坊底层协议将发生重大改变,即从PoW(工作证明协议)缓慢地向PoS(权益协议)过渡。

  最后一阶段“宁静”,以太坊将完全使用PoS协议。在这个阶段,矿工对于以太坊来说将不再重要。

  但是,从PoW向PoS的迁移之路异常复杂,充满博弈和不确定,因此,在第三个“大都会”阶段,会计划两次硬分叉来推动。这两次硬分叉分别被命名为拜占庭(Byzantium)和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其中拜占庭硬分叉已在 2017 年 10 月 16 日晚间成功完成,这次分叉引入了大量新特性,主要包括:zk-SNARKs、revert和returndata等新功能,正式开启由POW向POS转变之路。

  这一次要进行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是在拜占庭分叉的基础上更彻底的一次升级,它将进一步解决由拜占庭分叉带来的问题,并进一步降低费用成本完成 PoW向 PoS的顺滑过渡。

  事实上,以太坊一直365体育面临“冰河时代”的威胁,这个问题也被称为“以太坊难度炸弹”,具体表现为:挖矿的的难度就会持续增加,并且验证速度也会变慢,网络上的活动甚至会因此陷入停顿。

  此次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能将以太坊冰河时代推迟 12 个月,除此之外,此次分叉,还将实施四项以太坊改进建议:EIP 1283,EIP 145,EIP1014 和EIP 1052。

  其中,在改进提案145, 1283 和 1052 中,会使以太坊虚拟机使执行智能合约的引擎更高效,并降低在以太坊上运行智能合约的成本。

  此外,君士坦丁堡分叉还将提供身份掩护功能,允许用户自行决定私钥地址,使整个网络更加安全。

  在君士坦丁堡分叉完成后,第三阶段Metropolis(大都会)也将正式终结。

  换句话说,以太坊网络升级的主要内容就是其底层协议的变化。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可以看成是对“宁静”阶段的准备。

  自救

  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分叉虽然是V神团队早已设定的必经之路。但挑选在这个时间点进行,也有一部分现实的原因。

  让我们把目光转向 2018 年,在那个公链爆发的时代,具有先发优势的以太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尤其在去年 6 月份寒冬以来,以太坊日显“老态龙钟”之象。面对新时代,以太坊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没落。

  在去年 4 月份,以太坊价格在经历一次反弹之后,遂开始跳水。距截稿日,以太坊价格收于 125 美元,与其最高点相比,累计跌幅超过90%。

  市场上,一度传出以太坊行将归零的传言。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Jeremy Rubin在TechCrunch上发文预测:以太坊这个加密货币将会归零。曾经稳坐加密货币市值排行榜第二的以太坊,现如今已经To the edge of the cliff。

  另一方面365官网,以太坊由巅峰跌落神坛,除了外部市场环境的恶化以外,其自身固有的缺陷,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

  以太坊智能合约ERC- 20 曾掀起ICO狂潮,但在今天早已不具备竞争优势。以太坊的问题,在Dapp领域表现的尤为具体。

  对于一条公链而言,Dapp就是关键的公链生态构建者,Dapp的发展好坏直接决定着公链的前途。

  据Dappreview平台数据,目前在以太坊上运行的Dapp数量为 1499 个。然而尽管数量可观,但在活跃人数和 24 小时交易量来看,都与EOS、波场等其他公链相去甚远。

  用以太坊排名第一、第二的Dapp为例,以太坊活跃人数最多也不过 709 人,同期EOS则接近 13000 人,波场也有 3800 多人。

  在 24 小时交易量来看,以太坊落后更多,以太坊上最多的也不过1897.04,而EOS上交易额最高甚至有4481479.3。

  此外,给以太坊带来辉煌的ICO被禁、以太坊寄予希望的STO也被定为违法。

  种种负面消息堆积,因此,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分叉,也带有自救的属性。

  姗姗来迟的硬分叉

  这并不是以太坊的第一次自我救赎。

  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f ,神救自救者,早在去年 3 月,V神就在思考以太坊未来的出路。

  是时,V神和比特币闪电网络联合创始人Joseph Poon共同设计了Plasma扩容方案,这一概念被广泛认为是以太坊短期内实现扩容的最佳选择。

  理想总是美好的,但在Plasma的多次迭代中,效果未能达到预期,随着plasma速度的放缓,另一条前进的道路正吸引着以太坊对zk- snarks的关注——这是一种由以隐私为中心的加密货币zcash首创的加密技术。

  Vitalik Buterin甚至表示zk- snarks这种方法可以帮助以太坊网络扩容,说这种方法可以在短期内实现每秒 500 笔交易。

  然而,这种转换时间需要长达两年的时间,这对于用户不断流失的以太坊来说,两年时间太长。

  扩容解决方案在继续发展的过程中遭遇未预料到的困难。如果扩容问题无法解决,那么在以后就会出现一款游戏导致整个网络拥堵的问题。而这种拥堵,也被黑客利用,成为获利手段的一种。

  譬如此前Fomo3D黑客攻击事件。黑客利用网络拥堵用0.8ETH赚得10000ETH。

  无可奈何,只能选择硬分叉,就算如此,原定于去年 11 月就开始的硬分叉也被一拖再拖。

  直到现在,以太坊依然处在风口浪尖。

  尽管开发者已经初步达成共识,但依然还有不同的声音。有人担心以太坊背离了去中心化精神;还有人认为,以太坊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各方意见层出不穷。以太坊伴随着种种问题来到了 2019 年。

  ProgPoW匿名开发者Ikmyeong Na甚至担忧,如果不将ProgPOW和EIP- 1234 捆绑在一起,那将会是GPU矿工的灾难,他预计超过30%的以太坊矿工将破产。

  作为以太坊生态重要组成部分的矿工,又该在这次分叉中何去何从呢?

  矿工没有发言权?

  以太坊从PoW转到到PoS,受到冲击最大的当属以太坊矿工。

  此次分叉预计会大幅改进以太坊的性能,同时区块奖励将从 3 Eth 变为 2 Eth,也即矿工的挖矿奖励将减少 33.3%。

  尽管核心开发者在去年 8 月就决定采用这一升级方案,但直到现在,仍有不少矿工表示并不能完全接受。

  以太坊硬分叉方案被一拖再拖,很大程度上和矿工的“消极怠工”有关系。此前,在以太坊测试预定升级的区块高度时就出现过因为矿工过少而升级失败的情况。

  夺人财富犹杀人父母。作为在此次硬分叉事件中直接的利益受损者,矿工或许内心也在纠结。一方面,如果不进行分叉升级,或许以太坊的币价将会一直在低谷徘徊,甚至有归零风险,另一方面,硬分叉升级带来的挖矿奖励减少对于矿工而言同样难以接受。

  矿工还在纠结,但硬分叉的车轮却滚向前,甚至ethhub.io创始人Eric Conner表示,不认为矿工们在治理决策上有发言权。

  此次升级有可能让以太坊至少两到三成的矿工受到冲击,其生存环境会进一步恶化。

  升级之后,以太坊会进一步减产,并逐渐摒弃GPU挖矿方式,这样下来,电费成本高、运维效率低的机器就会被淘汰。

  在这次君士坦丁堡分叉中,有一个争论的焦点,那就是接下来,该用什么挖矿?

  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在上周五的电话会议上就实施ProgPoW的决定达成了共识。ProgPoW,程序化工作量证明,是现阶段以太坊共识机制的替代算法。该算法最大的特点是能将ASIC挖矿和GPU挖矿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与此同时,以太坊则是加密货币世界最大的GPU挖矿币种。面对性能效率优于GPU的专业挖矿设备ASIC,以太坊矿工们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担忧。

  专业矿机入场,对于不少显卡矿工来说,卖卡、转型或许是不得不走的一步。

  此外,近日来风头不断地Grin宣布 16 日正式开始挖矿,正好和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分叉时间接近。值得注意的是,Grin同样支持GPU挖矿。

  以太坊生态归途?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1 月 11 日评论网友推文时称:“我不认为针对ETC的51%攻击能够证明ETH自身在工程上的完备性;两者的唯一区别是,ETH的算力是ETC的 20 多倍。不过,这也证明了ETH在理念上的是完备的,因为这证明了我们转向PoS的决定是正确的。”

  尽管V神对分叉抱有极大信心,但分叉之后的以太坊,其最终归宿究竟如何?目前各方大佬众说纷纭。

  Gnosis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马丁?科普尔曼表示,为了保护去中心化,实现PoS的步骤比可能引发争议的对ASIC矿机的排斥更具建设性。马丁认为即将施行的ProgPow算法会让人们不再关注于最终归宿POS算法。

  此外,还有人担心以太坊升级之后会对本已厮杀白热化的公链大环境造成什么影响。

  通证道捷首席架构师孟岩表示,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对于性能的提升,并不会改变公链点竞争态势:

  第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的升级并没有太根本的改进,除非落实Casper这样性能上的重大提升,否则不会改变公链竞争态势。

  第二,市场处于低潮状态下,大家都在用放大镜去看各公链的竞争。

  人们对采用ProgPow算法的以太坊的前途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

  在Ethereum Magicians论坛上,Sia联合创始人戴维?沃里克表示,在更强大的抗ProgPoW的机器被开发出来之前,ProgPoW只会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有能力抵抗以太坊ASIC。

  此次分叉不乏反对之音,那么以太坊准备好了吗?

  据ambcrypto消息,根据Ethernodes的说法,目前在 7683 个以太坊客户端中,已有 852 个为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做好了准备(包括Geth和Parity的客户端)。除此之外,还有全球大大小小 19 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宣布支持此次以太坊硬分叉。

  然而,据PeckShield态势感知平台数据,目前以太坊全网只有23.6%的全节点 (Full Node) 完成了软件升级,而且这一比例在过去几天内增长较缓。

  此外,据trustnodes消息,ProgPoW开发者的匿名人士Ikmyeong Na表示,一个以太坊ProgPoW节点已经启动,目的是在君士坦丁堡之前或之后三天内分裂以太坊区块链。

  Ikmyeong Na声称,ProgPoW项目基于Geth客户端和Ethereum基金会Holiman的工作基础,已经创建一个采用本地ProgPoW的以太坊替代节点,将君士坦丁堡的升级排除在代码库之外。

  有积极因素,有消极因素,甚至还有威胁。看来以太坊和它的团队要经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考。

  以太坊历次分叉价格走势

  以太坊的 7 次硬分叉,其分叉的原因和结果各不相同。Frontier、Frontier Thawing、Homestead和Byzantium是有计划的分叉,在以太坊的白皮书也有提及。但是其他的三次分叉则是规划外的,是对网络中出现的意料之外的问题做出的回应。

  对于这7次分叉,每次分叉都会给以太坊的币价带来波动。

  在 2015 年 9 月 8 日的Frontier Thawing分叉中,以太坊价格从 8 日前的均价1. 22 美元一落千丈,在 10 月 22 日跌落至谷底约0. 42 美元。

  2016 年 3 月 15 日,受Homestead分叉消息影响,以太坊从月初的6. 38 美元,飞涨到15. 21 美元,在 15 日分叉之后,币价迅速跌至 9 美元上下。

  2016 年 7 月 20 日,以太坊收到DAO黑客攻击事件进行了一次计划外的分叉,币价从 11 美元短时间内迅速拉升至 15 美元。此外,此次分叉还将以太坊一分为二,诞生了新型加密货币以太坊经典。

  计划外的三次硬分叉(DAO、EIP150 以及Spurious Dragon)在分叉当天的价格波动最大。

  对于计划内的分叉(Homestead和Byzantium),波动峰值出现在分叉前,而分叉后价格波动显著下降。即将推出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也是一次有计划的系统升级,我们是否可以预期价格的波动跟之前HomeStead和Byzantium分叉期间看到的类似?

  此次分叉是以太坊自创立以来的第 8 次分叉,这次分叉或许将会重新决定以太坊未来的命运。

  正如《流浪地球》中,离开太阳系的地球孤零零在宇宙中流浪,没有人知道自己明天的命运。

  以太坊也是如此,分叉即将开始,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希望有一个好的结局。

  声明:“31QU”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31QU”授权。未获授权严禁转载。


365官网 365体育 365官网

猜你喜欢